第二六零章八方皆相庆(二)(1 / 2)

如今人族和相柳一族关系越来越密切,在大一点的城里,人族就算看到浑身冒着绿光的妖族也不会害怕。

而且,相柳一族再度出兵攻打金乌一脉之时,便已经派出了使者去往铁剑山商议兵器买卖和打造的事儿。

至于铁里木村上空的封印中,也早就行动了起来。

虽然说在封印中的战斗以扶月境以上为主,可这是生死搏杀,不是点到为止的比试。战场的胜利,向来都是用生命堆出来的。

“这就是我自小生活和长大的地方。”一身甲胄的年轻将军轻声说道,他的手放在了轮椅的扶手上。

此时,落日西沉,染红了面前的黄沙。

“血染就的黄沙……”坐在轮椅上的人淡淡的说道。

“的确,这片黄沙是血挣来的。我们一介武夫,虽然不似白衣卿相这般文采斐然,但也懂得这一点。一寸山河一寸血,不管是封印内而是封印外。作为人族,应当用血肉来捍卫自己的土地,自己的家园。”推着轮椅的年轻将军深吸了一口气说道。

这算是他和这位“白衣卿相”梅开二度,第二次合作了。

可越是相处,孙天明便越是觉得可惜。

要是这位白衣卿柳承郎帮助人族,那人族的胜率将会成功一成不止。

“别老是含沙射影的说我了,现在我不就在帮人族?”坐在轮椅上的柳承郎叹了一口气淡淡的说道。

孙天明沉默了下来,与柳承郎一同看向了缓缓沉入沙漠的太阳。

直到太阳完全落下,远方那躁动的扶桑神树这才安静了下来,停止了躁动。

柳承郎不解的看向了扶桑神树的方向,虽然才来到这封印之中没多久,但他也发现了,扶桑神树那边的动静似乎是和封印中的太阳有关。

“我们封印中的太阳东升西落,我们能看到多久的太阳,全看金乌一脉的脸色。人族,真的受了太多的欺压。”

孙天明看着柳承郎的侧脸,再度认真的说道。

他说那么多,是真的想劝说柳承郎站在人族这一边,别在为相柳一族卖命了。

虽然说在徐长安的搭桥牵线之下,相柳一族暂时和人族合作共抗外敌,但大家心里都清楚,合作只是暂时的。等灭了金乌一脉和裂天,或者不用等裂天战败,或许他们就会成为敌人。

要不是真的发自内心欣赏柳承郎,孙天明也不会这般。

“我知道,以前的轩辕皇室对不起你,可一个人的仇恨,不应该牵扯到大义和种族上来啊!”

柳承郎倒也没有生气,他知道孙天明是好意,只是深吸了一口气道:“我已经证明自己了,至于轩辕皇室对得起我,还是对不起我,都无所谓了。轩辕楚天死了,殉情而死。人死犹如灯灭,所有的往事也就随风而逝。”

听到这话的孙天明更加的疑惑不解了,在他的心中,湛胥绝对不是一个贪图荣华富贵之人。

“那你为什么……”

柳承郎眉眼低垂,想了很久,终于抬起头来看向了远方闪烁的星星。

曾经,也就是那轩辕家的女子如同一个星星一般点亮了他内心的夜空。

柳承郎心里何

尝不想去往人族,何尝不想念长安。若是他能够去荀法等人的身边,他有信心,这圣朝又会是另一幅新模样。他很羡慕荀法、楚士廉。特别是楚士廉,家人犯了错,仍旧有机会进入朝堂,一展才华。

在相柳一族中,看起来柳承郎地位很高,可实际上,除了底层的相柳一脉的士兵,其它人根本不会拿正眼瞧他。他们只是想利用柳承郎的军事才能而已,但柳承郎真正想做的事儿,是护国安民,肃清吏治。更何况,他只是一个凡俗,没有修为的凡俗而已,又怎么能得到相柳一族真正的认可。

柳承郎心里很清楚,他所得到的所有尊重,所有的和善,全都是因为湛胥。

只有和人族合作的这段时间,遇到孙天明之后,他才感受到了朋友之间的关爱、认可和赏识。

但,柳承郎却无法回来,也不能回来。

他的确在相柳一族过得不开心,但只要一想到轩辕慧安,想到日后她有可能苏醒过来,便觉得一切都值了。

孙天明分明瞧见柳承郎有些动容和动摇了,可下一瞬间,柳承郎的眼中充满了坚定,笑着对他摇头道:“你不用劝我了,也别用所谓的种族和大义来压我。你除非杀了我,不然劝不了我。”

孙天明越发的不理解,张了张嘴,本想问一句“为什么”的他还是闭上了嘴。

“行了,我们回去准备一下吧!还有十四天,大婚就要开始了,倒时候我们要在这封印中送给徐长安一份大礼。”

孙天明的手悬在了半空之中,本想帮柳承郎推轮椅的他没有得逞,只能看着那道背影艰难且孤独的朝着相柳一族大军的营地而去。

“行吧,我也回去计划一下。希望,一切顺利!”

良久之后,站在原地的孙天明才轻声呢喃道。

……

一艘大船正缓缓前行,朝着龙岛而去。

船上大多凡俗,而在船的下方,则有几道黑色的身影在游动。

船上的凡俗们心里惴惴不安,他们只知道此番去的地方被称之为“仙岛”也不为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