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80 只存在于小说中的人(1 / 2)

回了家,路明非想着心事,倒非修行,少年宫给学员和教练们都备了矿泉水,以往这瓶子不知怎么处理,他也没在意,现在既然大爷要,明天去了少年宫帮着问问就是。

上楼这段路碰到两户人家,一对年轻情侣一位老奶奶,这带房租便宜,刚出社会的年轻人手头也拮据,自然很多人选择了老井巷。

路明非跟他们一一打了招呼,或许是老人家的缘故,也或许是老井巷特有的氛围,这里的住户们大多带着笑,脸上少见大城市人的肃然和麻木,走起路来也慢慢悠悠像是散布。

进了屋,路明非放下包后便去查看这几日书法习作阴干的如何,宣纸倒是原来的廉价宣纸,没给裱起来,主要也不是太好的作品,止步于习作的程度,路明非也就失了专门买材料裱糊的性质。

路明非一一查看,阴干的已是差不多。

说来只是几日的光景,这间出租屋里已弥漫起了淡淡的墨香,令得路明非身上也带了些,他自己却是未觉,倒是今日在与圆圆对练中被这妮子给发现了。

墨香啊,这么一说路明非还真是意外,想他在九州跟着圣手习画那会,哪怕天天泡在墨水缸里,一天到晚写废的稿子多的可拿来堆雪人,身上也没墨香,有的只是一匙糖的八月桂花也盖不住的刺鼻血腥。

呵,阎罗。

清出片场地,路明非打了套长拳定定神,便要开始今日的功课。

“要站桩了么?”

是诺玛。

“嗯。”

“你今日站桩比前几日要早些。”

“早睡早起嘛。”

路明非笑着。

“明天还有事呢。”

这几日他与诺玛也熟了些,手头就一部智能机,虽说性能强大甚至堪比电脑,但屏幕也太小了,也没适配的游戏,除了让诺玛放放电影和歌曲外,也就剩下聊天的作用了。

虽然这个诺玛没有那日所见的白裙女孩般给人以真实的生命感,但偶尔聊聊天也是好的,至少是过了图灵测试的程度,怎么也是个人工智能。

站完桩已是繁星满天,抬眼便见了一阁楼的向日葵灿烂的开,屋主人还是没回,几日住下来路明非也有了印象,这户人家不是天亮不回家,回了家一个白天也不出门,等路明非从少年宫回来他便又是走了。

像是和正常人处在完全平行的两个世界,他在人们酣睡时出门,又于人们出门时蛰居,有好几次路明非都想直接去问大爷住那的人是谁,话没出口还是算了。

虽说那幢楼也是大爷的,住户是谁他肯定知道,但平白无故问别人身份也实在不好。

更何况,问了又怎样呢?

“阎罗。”

诺玛说。

“需要我帮你调取对面阁楼住户的身份信息么?”

“这也行?”

“嗯,用时约三秒,请稍等。”

“算了算了算了。”

路明非连连摇手。

“你不是很好奇么?”

诺玛问。

“人工智能已经能做到这种程度了啊?”

路明非先是惊叹了句,而后才笑着回。

“是啊,很好奇。”

“住在那样狭窄的阁楼里,还种满了向日葵。”

“再贫穷也要种花,真不知道做出这种事的会是什么人。”

“是女孩还是男孩?”

“他除了种花还做了什么,有养猫么?比如一只安安静静的趴在主人毛绒拖鞋上睡觉的嘿猫,在主人画画或者写诗时就静静的陪。”

“这人又以什么维持生计呢?”

路明非趴在了窗台上,初夏的晚风吹拂,他望着对面阁楼,浅浅的笑起。

“寻常的工作么,不应该,总觉得一个坐办公室的白领或者餐厅的服务员,无论哪个都与阁楼住户的形象差距太远。”

“你懂么,那种远,就是以阁楼住户的形象,应该去流浪去颠沛去死在赶赴远方的路上,怎么会落到真实的生活岗位呢?”

到此,路明非窘迫的笑了。

“但我又知道。”

“不可能的。”

“死在赶赴远方路上这种人啊,只可能存在于小说里。”

“谁都是要活下去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