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一十章 进退两难(1 / 2)

宋时雪 雪山飞机 3142 字 1天前

“庭举,刘光世所辖兵马是军纪败坏,屡战屡败,此人也就落了个‘逃跑将军’的雅号,可许彪所部军纪也好不到哪里去,且嗜杀成性,为何他又能取得大胜啊?”

铜陵、、太平州水寨望楼之上,李三坚望着碧波荡漾的大江江水,问向费景阳道。

许彪领神策左军是击破了金军完颜药师所部,并使其几乎全军覆没,完颜药师,也就是郭药师,也被不许彪等擒杀,这是一场完胜无疑,可李三坚心中却是有些不喜。

许彪居然将郭药师所部几乎全部斩尽杀绝,可郭药师所部兵马当中,除了契丹人、女真人、渤海人、原辽地汉人之外,还有许多人为原宋军、宋民,许多人是河东、河北等地的宋民,被逼签军而来,如此岂能被不分青红皂白的一律斩杀?如此嗜杀,使得李三坚心中颇为不喜。

不但滥杀,还做了杀俘之事。

至少需分个三六九等,分别处置,方为妥当。

并且据刘宗毅信中所说,许彪所部取得大胜之后,还劫掠了一些女子入营,还大摆酒宴庆功?金人主力几乎未伤,还在铜陵、、太平州与李三坚大军对峙,还在攻打扬州、高邮等地,大患未除,胜负未果,还庆什么功?

李三坚也杀过人,还杀了不少,如李三坚在出征铜陵、、太平州之前,也杀了七百余贪官污吏、逃官、逃兵等祸国殃民之人,可这些人罪该万死,李三坚为了提振大宋军民的士气,不得不为此下策。

而杀降卒所带来的严重后果就是也许使得金军不敢降,从而死拼到底,与黑旗军死战。

相国的悲天悯人、妇人之仁的老毛病又犯了,费景阳闻言心中暗叹道,许彪的种种作为,也许有一些不好的后果,但也能提振军中士气的。

这个世上的任何事情,都是有利也有弊的,关键是看利大于弊,还是弊大于利。

“相国...”费景阳想了想后答道:“许统制与刘光世完全不同的,据在下所知,刘光世军中军纪败坏,其视军中将、士为奴,将军中将士当做奴役驱使。且刘光世纵兵劫掠,也是不分青红皂白的,百姓深受其害,如此,其部曲岂会为他真正卖命?战败也就在情理之中了,屡战屡败,自然就畏敌如虎了。而许统制却是有所不同,许统制视其部曲为兄弟,坦诚相待,且上阵厮杀,许统制均是身先士卒了,如此,其部曲岂能不为他卖命?不勠力死战?并且相国,许彪所部也没听说过劫掠过普通百姓,这就是许彪与刘光世的根本区别。再者说,黑旗军为相国所创,许彪所部也是如此,也是相国心腹之军,也是黑旗军。而黑旗军自建军那日起,就从不惧强敌,士气等等是他军无法相比的,因而许彪所部能够取得大胜,是不足为奇的。”

“呵呵,庭举你啊,谄媚本事见长啊?”李三坚闻言笑道:“这么说,难道本相还要褒奖许彪等不成?”

“褒奖,为何不褒奖?”费景阳点头道:“就算此次池州之战,许彪战败,相国也必须褒奖、赏赐他们,

且必须重重的褒奖、赏赐。”

“哈哈!”

李三坚闻言与费景阳相视抚掌大笑。
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大江北岸金军大营

“嗵...嗵...嗵...”

“呜...呜...呜...”

“吼!吼!吼!”

“杀!杀!杀!”

大江北岸,号角连连,战旗如云,刀枪如林,金军士卒操演之时,是吼声如雷,杀声震天,无数金军骑兵穿营而过,蹄声阵阵,密密麻麻的。

“军中士气尚可。”骑在马上巡视营地的金军统帅完颜宗翰满意的说道。

“元帅...”陪同在一旁的参军高庆裔闻言微微摇头道:“表面是如此,可在下前日夜里听到军中有人唱‘契丹风土歌’。”

“契丹风土歌?”完颜宗翰皱眉道。

契丹家住云沙中,耆车如水马若龙。春来草色一万里,芍药牡丹相间红。大胡牵车小胡舞,弹胡琵琶调胡女。一春浪荡不归家,自有穹庐障风雨。平沙软草天鹅肥,胡儿千骑晓打围...

这就是契丹风土歌,为契丹人萧总管谱写,描写契丹人耕田、牧羊、饮酒、放马、高歌等,描写大漠、草原风光。

这首契丹风土歌虽为契丹人所创,为契丹人所传唱,但久而久之之后,北方大多数民族也传唱这首契丹风土歌,包括女真人,表达一种思乡的情怀。